跟着郭德纲,学写危机公关声明

作者: 发布时间: 浏览次数:131

 来源:万能的大叔

郭德纲终于在今天凌晨发表长微博,正式回应曹云金6千字的指责。#郭德纲清理门户#的微博话题阅读量接近6亿,虽然不如王宝强离婚那么轰动,但也是娱乐圈的大事。

大叔看了两遍,觉得有必要分析一下,因为郭老师的不少内容竟然和公关这门手艺有异曲同工的地方。再加上这篇文章比其他声明,没有那么晦涩难懂,所以,解读起来可能更易懂。

 

一、命中注定有此一撕?

郭德纲在声明最后提到“命中注定有此一撕”,他的解释是自己给自己算了一卦。其实,从危机预警的角度来看,这一撕也确是“命中注定”。为啥这么说呢?

因为郭其实在8月31日就晒出德云社家谱,并称要清理门户。#郭德纲清理门户#迅速登上了新浪微博的热门话题榜第一名。郭德纲特别强调有曾用云字艺名者二人,已被逐出师门,疑指曹云金与何云伟。显然,这一行为,“激怒”了曹云金,也才有了其后来的6千字长文对此事以及郭德纲的指责。

当然,郭这么做的目的也很明确,师傅清理门户,天经地义,即便是他可以预计到会有人站出来质疑,只是这个代价有多大,当事人最清楚。所以,郭德纲在正式对外宣布清理门户那一刻,其实就埋下了这颗危机的种子。

 

二、郭德纲为什么要回应?

曹云金在9月5日的撕逼文章中,洋洋洒洒指出了郭德纲十项“罪名”,大家可能最关心的是睡女记者这事,但其实对郭德纲打击最大的应该是他作为“师傅”的公众形象。

郭德纲开德云社,当师傅收徒弟,成就了一番事业,“师傅”其实变成了“父亲”,这是非常伟大的形象,如果有一天,你的儿子对着所有亲戚甚至外人的面,说自己的爹如何如何不堪,作为父亲,不可能不回应此事,尤其是现在还有那么多儿子要管理,当然,其实外人说起闲话里更厉害。大叔记得,对曹云金博文点评比较经典的一句话是:“一日为师,终生为父,这句话不仅仅是对徒弟说的”。郭老师的师德形象必须维护,这可能是回应的核心理由。

大叔解释一下之后,你可能就看懂了,郭德纲说这几句话的意思了:“奈何德云社风风雨雨二十载,始终是和观众连在一起的。为了给担惊的好人一个交代,不期拨云见日,也算留个清白。千年的文字会说话,给后世写下个有来有往的备注也是应该的。”

 

三、跟郭德纲学哪些危机公关?

既然对方指出了你的若干问题,那其实回应起来也相对容易,有点像辩论赛,但在这里的核心是人心。作为公关从业者,可以跟郭德纲学哪些危机公关的本领呢?一个是道,一个是术。道是通篇回应文章的核心表达诉求,即我郭德纲是一个好师傅。术则是整篇文章讲故事的方式,你小金以自述的动情为核心,我就摆事实逻辑拆穿你的假话。

1、术:逻辑

郭德纲所有的回应,最重要的就是强调事情的逻辑,这其实是讲故事的基本功。为什么郭这么重视逻辑呢?因为所有人都想看到的是事实,但不可能看到,这就是婆媳吵架一样,别说事实了,根本看不清谁更在理,但谁说的故事更符合逻辑,这个可能最接近于事实。

以学费问题为例,曹云金的质疑是:“二零零二年,你号称办学授课,我只身一人,满怀希望来北京求学,你说学期三年,学费每年8000,毕了业给艺术文凭……交完学费后,你还给我开发票,签字盖章,母亲才放心把我交到你手里。”郭德纲的回应是:“一年收8000学费,再加上吃饭住宿得上万,02年啊,这不是小数目。应该扭头就走,赶快报警有人诈骗。谁家那么有钱胡糟……”

当然,郭德纲还指出了曹云金自相矛盾之处,这也是逻辑的问题:“思想起来,小金曾经出版过一本自传,书中提到当初学艺,特意说我分文不取,白吃白住好几年。那会感动的我不要不要的,现在又说我收了钱,弄的我都有点糊涂了。也不知道哪句是真的”。

最后,郭也不忘了列举证人,“事情出来后,张云雷的母亲和当年的同学及父母都表示,热烈期盼广大媒体采访,当年的事情大家愿意证明。”与曹云金全文采用第一人称的叙述方式不同,郭德纲的回应文章里引述了不少第三方的话,其实从侧面佐证了他说的内容的逻辑。

如果大家再读一篇文章,就会发现,郭德纲通篇都十分强调逻辑和事实,令大叔印象比较深的还有地下室那段,“那个半地下室我们很多人都去过,在北京五里店。还挺好,干干净净采光也不错。张画家常年住那里,吃住画画都于此。这个地下室让小金说的跟菜窖似的,又潮又湿,身上长满湿疹,白天出去晚上回来桌子就长绿毛了。听起来好像张画家是在澡堂子创作呢,这个环境下也不知道那些宣纸是怎么活下来的。”

这个“宣纸”一下子就把事实和逻辑呈现了出来,其他例子还有很多,比如“还有相声大赛的事,为什么退赛?怕你出名为什么派你参赛啊?”,当然还有那枚印章。

2、道:师德

对不起,大叔先讲了术,其实应该道先讲,主要是上文的第二个问题也提到了道,大叔想着那就用道再做结尾吧。

一份声明也好,一篇通稿也罢,你想给读者传递什么最关键,换句话说,你希望读者读完后,在心里留下什么印象呢?上文已经提到,郭德纲写这篇回应的核心理由,那就是要扭转他在曹云金笔下的坏师傅的形象,这个很关键,因为师徒关系是郭经营的德云社的核心纽带,而师傅的良好形象不仅是德云社内部需要树立的,更需要观众认可,你说谁会去看一个道德败坏的人说相声?再上升一些,这是核心价值观的问题。

所以,郭德纲所有的讲述,都是以师傅的口吻,力求逻辑和事实的情况下,重塑自己的师德影响,包括修复师傅关系。文中几个场景都提到了,郭德纲作为师傅,多么希望徒弟亲自来认个错,可惜没等到。大叔认为,郭德纲最具杀伤力(这里指的是传播)的是其在文章最后的一句:“希望前途光明万里鹏程。日后倘有马高蹬短水尽山穷,无人解难之时言语一声,都不管,我管你。”

“都不管,我管你”这一句话意味深长,因为郭德纲在清理门户时说的是“不必再见”,这句话是重塑其师德形象的重中之重。